Sunday, March 13, 2011

2011 日本仙台大地震與海嘯

就像是在你家外面爆炸了一個原子彈彈藥庫一樣。

週五下午 2 點 46 分在日本仙台外海,發生了規模 9.0 級的淺層地震。我從下午三點左右在郵局看到郵局等待區電視螢幕播放 NHK 的即時景象時,就跟很多人一樣,陷入震驚的情緒當中。NHK 所播映的、直升機所看到的景象,一開始還很難被理解是什麼意思;你看到一個廣闊的田地,黑色的海浪逐步席捲吞噬,在還沒有被吞沒的地方,汽車正在加速試圖緩慢地逃離。腦袋裡自己在問自己,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播放這個?發生了什麼?大約 2-3 分鐘後(還是更久?),一方面在想這個畫面是有在重播嗎,另外一方面開始意會到,日本發生了相當恐怖的災難。馬上送簡訊給自己合作多年的日本教授們,問候的同時還在「定位」:一位應該在名古屋,另外一位在哪裡?仙台?仙台在受災的區域嗎?一直到晚上收到兩位師長好友的回信之後,心情才稍微定了下來。

比紐西蘭地震還要更短的時間,Google 推出了日本大地震的尋人網路服務 People Finder "http://goo.gl/sagas" 現在已經有 11 萬筆資料;在 twitter 的 timeline 上面也馬上看到了許多救援與避難的資訊(Google Live Search 地震相關討論 on Twitter )。第一時間我從維基百科網站 2011 Sendai earthquake and tsunami 條目與 Crisis Commons 的維基網站 Honshu Quake 條目上獲得很多重要的資訊;這些資訊幫助了我稍微不陷入慌亂之中,開始思考可以作些什麼。事情才剛開始發生時,能夠快速地以分散方式(distributed)、時間上非同步地(asynchronous)集體拼湊事情全貌的網路服務,對所有人們的決策與行動扮演著非常重要的幫助。相信可以獲得重要資訊的網路服務一定還有許多,而它們可能也具備類似的特質。

使用 twitter 來處理緊急發生的狀況,了解情勢與更新後續發展,我自己的親身經驗是在去年四月美國丹佛的「博物館與網路 2010 研討會」(MW2010)當中。歐洲發生了冰島火山爆發,火山灰籠罩歐洲讓所有空中交通通通中斷。許多從歐洲去到美國的人們變成了滯留無法回家的滯留歐洲人(stranded European),在地的美國朋友開始安排住宿與協助事宜。大家透過 twitter 的標籤 #ashtag 與其他的關鍵字,快速地理解到機場、航空公司、家人、朋友、在地的協助等種種複雜「多對多」(many to many)的複雜協調事宜。

災難當中瞬間形成,不對稱的資訊隔絕與溝通需求暴增,新型態的網路溝通方式應該被認真、嚴肅地分析與討論,並且整合到官方與民間的資訊溝通、救援行動、災後重建當中。大地震後東京的所有地鐵通通停駛,日本鐵路也停駛,甚至因為核電廠的無法運作電力供給發生缺口,東京也將開始二次大戰以後首次的分區停電;所有的生活陷入了巨大的調整改變中。由於不在現場,所以對於這些日常生活服務改變與重新適應的過程無法近距離了解。這次事情令人震驚的程度,就像是 2001 年的 911 一樣。半島電視台在第一時間裡面提供了 NHK 的畫面直播與英文翻譯,而隨後 NHK 也透過 Ustream.tv 日本提供 NHK World 英文新聞直播,以及 NicoNico 動畫提供了 NHK 與富士電視台的網路新聞 フジテレビ(8ch)【東北地​方太平洋沖地震・特別対応】直播服務。傳統服務與網路服務的整合,可以有效地觸及到需要這些資訊的受眾進而發揮影響,相信在這次的災難中,全世界都會學到這件事情。

「這是災難發生的第三晚,」NHK 主持人這樣說。如果要準備好面對未來,我們要從現在開始學會更多。而這個大災難(一如我們自己過去所發生的災難一般),還有很多要教導我們的。

其中一個重要的課題(對全世界來說,在未來幾天我們即將得學到的),就是有關於核電安全。


參考文章:米果的〈日本8.9震災教我們的事〉

1 comment:

randy said...

对于单身汉射击,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最佳模式,并享受激动人心的优惠和其他优惠。 https://haoessays.wordpress.com/ 享受这一新方法的这一部分,并在这个区域获得更好的趋势。 您也可以申请新的乐趣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