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03, 2009

痛苦是為了要知道,創意有多艱難

Lessig 在美國電腦歷史博物館的介紹新書 Remix: Making Art and Commerce Thrive in the Hybrid Economy 演講中,有一段關於「寫作/書寫」的討論讓我印象很深刻。

他說,寫作是一個每個人都可以作、都會作的事情。從小我們就學寫作,基本上大部分的人寫的東西就是那樣。就像部落格裡面的一些文章。品質參差不齊。但是高中到大學,我們為什麼要學古文、要讀海明威、讀莎士比亞?學一些很痛苦的東西?更不用說,這樣的教學,讓老師跟學生都很痛苦?因為我們要學習欣賞創意/創造性(creativity)。學習知道,創意是很困難的。這樣大家才知道要 quote,引述別人的東西。



我覺得他說的很好:學這些是為了要欣賞、要認識到創造性(creativity)有多深邃,是一件多麼辛苦的事情。有怎麼樣的人用生命來灌溉,創造出了什麼樣的景觀。像是我最私心喜愛的大江健三郎,《萬延元年的足球隊》那樣的文字,即便在他自己的時代,也是被批評的一塌糊塗。用生命來灌溉,也會從不同角度有各式各樣的風景。他也算是在每一本著作上,不斷地重寫那不甚完美的故事。你可以把《靜靜的生活》等其他的故事,當作是他的其他面向。某種程度來說,理解這些深邃的創造體驗,也是自己想像力的一種激發與跳躍。

至於會在什麼地方與自己的生命故事相逢,那就看緣份囉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