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8, 2008

唐山警世錄

說是要靜下來,還是在吃飯回來後讀完了《唐山警世錄》。只覺得那故事好長、好長...

安靜

每天做完一件小事情,可以讓自己安定下來。

讀念萱的文章〈三月禁語一日慌〉,我體會到安豬說台灣的 ngo 很冷靜是什麼意思...

其實,三個月不說話,忽然出門,很虛很慌,暫時不該跟人接觸。但,就是忍不住要去牽著他的小手,靜靜地散步。每回哭鬧,這是最有效的辦法,不停地走,直到他完全安靜下來。似乎,這已成為我們之間的默契。

Saturday, May 17, 2008

八種讓高效能傢伙出局的方法

Eight Ways to Wipe Out High Performers
1. Work overload 過勞死
2. Lack autonomy (micromanagement) 奪走它的自主性
3. Skimpy rewards 單薄的獎勵
4. Loss of connection 截斷連結
5. Unfairness 不公平
6. Value conflicts 價值衝突
7. Let low-performers ride 讓低效能騎在頭上
8. Create an environment of fear, uncertainty and doubt 創造出 FUD 攻擊的環境


重讀一篇 flickr 共同創辦人 Caterina 小姐的優秀演講筆記舊文,接著從 Montreal 的 Steve 的網誌 Creative Generalist 上讀到本段,故誌紀之。

Saturday, May 10, 2008

金盆洗手

「我只要做完這一筆之後,就金盆洗手!」心裡這樣想著。

Thursday, May 08, 2008

我也有稻草人

突然很想寫這種上班族部落格:拿稻草人出來扎針的那種文體。這時心裡傳出 OS:原來我可是過了好久不用稻草人的閒雲野鶴生活啊?

Wednesday, May 07, 2008

生產、閱讀與轉譯新聞

今天早上開車收聽陳鳳馨的〈財經起床號〉,星期三丁學文的節目中介紹三篇文章,分別是 Financial Times(對 2008 年 IMF 的全球經濟展望做出評論)以及《經濟學人》(Economist)的兩篇 Ben's Bind(指出美國聯準會美元貨幣政策的錯誤)與 The Fragility of Perfection(高度精細供應鍊分工下的一些問題與危機)。

倘若自己有閱讀《經濟學人》的朋友,應該會覺得這些文章並非太重要的文章;至少相對於整本雜誌的多樣性呈現來說,讓每個人來挑可能都有不一樣的選擇。但是就短短時間中以清晰的語言轉譯給中文聽眾來說,我必須相當地佩服丁學文先生的語言表達能力。我自己就在想,應該要在下學期的資訊社會學課堂中加入這個部份,請每個同學整理一週資訊社會新聞,介紹給彼此知悉。

Monday, May 05, 2008

講電話

今天跟 Wesley 跟 Arne 都聯絡過了,沒想到 Wesley 已經讀了我寫在 ilyagram 上的初步心得。衛先生說在這次會議之後,他們有一堆美好的想法即將付諸實踐(只是還沒有寫出來)。顯然我會找個時間跟 Wesley 聊聊囉 :) Arne 因為工作太過繁忙,目前還沒有開始想 Open StreetMap 的聚會事宜。我會再寫封 email 跟 Arne 討論。對了,蠻重要的是:要升級 Wordpress 2.5.1 以及 IRC。

對了,今天有個很好笑的詐騙電話打電話來,說我是宜靜,然後給我電話,叫我下班跟她聯絡。我那時候昏昏沉沉的,還努力想了半天到底宜靜是哪個宜靜。後來看著「私人電話」突然頓悟,不過就是個詐欺電話嘛,哈。

暖身的人物速寫

剛剛寫完了一篇〈FREIFUNK 的創辦人 JÜRGEN NEUMANN〉,作為接下來一系列寫作的暖身。一邊寫就想起 interview 他的時候,以及自己交織的過去幾年的記憶。

希望接下來的寫作能夠把一些手感都抓回來,在 radar 上面好好地呈現一個完整的面貌。 :)

Thursday, May 01, 2008

自由網路的真義

昨天晚上 interview Jurgen 的時候,Jurgen 有提到了兩個部份是我認為應該要好好撰寫介紹、跟國內經驗作對話的;一個是他自己發起 freifunk.net (free radio)的心路歷程(以及對 open source 的參與與體會),另外一個是 Druisland 丹麥農村地區無線網路的例子,他用「下巴掉下來了」來表達他自己驚訝的感受。這件事情同時也改變了他以後參與與想像會議的樣子。我於是也更瞭解了,什麼是 WSFII 背後的精神。這就是我問的問題:「到底什麼是建立一個網路社群?」我所認為超基本、很難回答,而我所終於得到的答案。

這我認為應該是放在一個新的雜誌:Radar 當中的重要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