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0, 2008

「與民族主義憤青討論愛國主義」

連岳的第八大洲〈平時噤若寒蟬〉

和民族主义愤青讨论爱国主义是件累人的事,以我的水平劝服不了他们。我不想说那些抵制家乐福的人有多么傻逼,我只是觉得,在这个个性与情感被极度压抑的国度,借爱国主义来完成一次集体的狂欢是件很正常的事,当然,它是恶之源。当年的侵华日军之所以那么残忍,除了本身的民族文化之外,日本军队严苛的制度也是一个原因。当我看到身边一个个平时胆小怕事的同龄人在提到家乐福这三个字时无不大义凛然的样子(我的三个最好的哥们也在其中,我很痛心),我只能无奈的笑笑,继续和他们推杯换盏。他们很普通,不吸毒,不嫖妓,不听摇滚乐,乏味的生活缺乏发泄的渠道,只能虚弱得兴奋着,为京剧贡献新角色:红脸小丑。他们像一群被冷藏多年的木偶,有机会表演的时候就使劲龇牙咧嘴,肚子里的脏话翻江倒海,嘴上异口同声的说:

“同不去,同不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