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3, 2008

田野紀錄的「採買清單」

喝著有著咳嗽藥水風味的 7-11 仙草烏龍茶,我在座位上休息。

寫田野日誌真的很辛苦,把所有細節都得一一向想像中的群眾交代出來;走向賣三頓的梅干蓋飯前,我心裡想著溝通真累。解釋事物是為了把事情說得更清楚,但是在今日這個如此分眾的時代,連 IE 6 與 IE 7 看到的事物都未盡相同了( 〈救救設計師!請拋棄Internet Explorer 6〉),更何況要作資訊社會學研究?

所以中午一點半我寫完之後,就不由自主停了下來,發呆亂想著。

昨天晚上討論 Zigbee 的部份有趣,但是不需要記錄下來。昨天下午去看徐文瑞討論 IssueCrawler 的部份還沒有寫。今天晚上見到 Joy 之前,三月多與 Marek 聊的那個晚上也需要紀錄。這中間 Jane 跟 Sebestian 來台灣,以及跟 Kerim 一起製作「Google 大學」、課堂上共同教學介紹 Clay Shirky 的 The Power of Organizing Without Organizations。至少四個中等規模的田野紀錄文件要完成。

原來寒天塊都沈澱在底下。不過,還是一樣的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