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3, 2008

資料生命:嚇出一身冷汗

外接硬碟出問題,我傍晚幾乎嚇出一身冷汗,腦中一片空白。既擔心 90G 整理過的資料救不回來,又焦慮是否 PowerBook 主機板 Firewire 損毀、主機板要送修。直到後來筱楓來借他的硬碟跟線、測出是我的 Firewire 火線已經壽終正寢...整個人才鬆了一口氣。

原本沒有好好整理資料時,總以冗餘(redundancy)的生活邏輯去過日子;少了一點什麼、消失了某個東西,反射地就會找到另外的解決方案。一旦認真好好地過生活,反倒生命紀錄消逝的速度卻更是無比的快速。

我記得以前有個廠牌的磁碟片叫做 DataLife,資料生命。關心資料生命永續的學問叫做「長期保存」(long term preservation),思考要保存 200 年以上的資料該如何處理。沒有那樣的商品服務,現在眼前的生命就只能夠看著它們在眼前一點一點地流逝,就像握在手中的沙一樣,從指縫中滑落。

也許,正如謝老師在評論春慧的初始陳述時所說的,遺忘跟記憶其實是一體兩面的事情。那有民族不遺忘自己的過去?問題是有誰、在什麼時候,在什麼情況下你會記起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