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5, 2008

片刻

資訊社會學、方法論、方法論討論,昏睡,Free Speech on the Internet。間或參雜的討論:MCC 對於傳統方法無法觸及之社會現實,例如哥大小世界長輩的典範之熱切興趣,W 對於計畫方向初稿的批評,C 和學妹關於網路權力的對話之禪意。在資課堂上討論 Lash,如今在自己試圖撰寫研究陳述的挫折之後,更對他所佔優勢架構論述巨大堡壘的實際意義有所感觸。學妹提到的「防沈迷系統」實在一絕,但是也別忘了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要參考之前的其他治理敘事。Neither sophisticated theory nor high-technology statistics --- not even a wealth of data --- can create significance from a fuzzy research question. 我一直腦海裡閃過這幾個字。

每次我都在想:我自己跟這個學科到底有什麼關係啊?我要往哪裡走下去呢?老梗(也許該叫做濁梗,哈)說,我有漫長的數年可以慢慢地社會(學)化(聽起來很像被時間風化)。也許如此,也許並不是。不過至少昨天 Craft of Inquiry 當中就說到,社會學從一開始就是混雜的(科際整合):想要創造「社會學」這個學科的 Durkheim 當然是,但是 Weber 是法律歷史學者,Marx 是哲學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