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05, 2008

換掉被冷水澆濕的衣裳

既然已經決定要走了,就不要再浪費時間在傷心難過上。

換掉被冷水澆濕的衣裳,準備好再出發。

best, ilya

Sunday, May 18, 2008

唐山警世錄

說是要靜下來,還是在吃飯回來後讀完了《唐山警世錄》。只覺得那故事好長、好長...

安靜

每天做完一件小事情,可以讓自己安定下來。

讀念萱的文章〈三月禁語一日慌〉,我體會到安豬說台灣的 ngo 很冷靜是什麼意思...

其實,三個月不說話,忽然出門,很虛很慌,暫時不該跟人接觸。但,就是忍不住要去牽著他的小手,靜靜地散步。每回哭鬧,這是最有效的辦法,不停地走,直到他完全安靜下來。似乎,這已成為我們之間的默契。

Saturday, May 17, 2008

八種讓高效能傢伙出局的方法

Eight Ways to Wipe Out High Performers
1. Work overload 過勞死
2. Lack autonomy (micromanagement) 奪走它的自主性
3. Skimpy rewards 單薄的獎勵
4. Loss of connection 截斷連結
5. Unfairness 不公平
6. Value conflicts 價值衝突
7. Let low-performers ride 讓低效能騎在頭上
8. Create an environment of fear, uncertainty and doubt 創造出 FUD 攻擊的環境


重讀一篇 flickr 共同創辦人 Caterina 小姐的優秀演講筆記舊文,接著從 Montreal 的 Steve 的網誌 Creative Generalist 上讀到本段,故誌紀之。

Saturday, May 10, 2008

金盆洗手

「我只要做完這一筆之後,就金盆洗手!」心裡這樣想著。

Thursday, May 08, 2008

我也有稻草人

突然很想寫這種上班族部落格:拿稻草人出來扎針的那種文體。這時心裡傳出 OS:原來我可是過了好久不用稻草人的閒雲野鶴生活啊?

Wednesday, May 07, 2008

生產、閱讀與轉譯新聞

今天早上開車收聽陳鳳馨的〈財經起床號〉,星期三丁學文的節目中介紹三篇文章,分別是 Financial Times(對 2008 年 IMF 的全球經濟展望做出評論)以及《經濟學人》(Economist)的兩篇 Ben's Bind(指出美國聯準會美元貨幣政策的錯誤)與 The Fragility of Perfection(高度精細供應鍊分工下的一些問題與危機)。

倘若自己有閱讀《經濟學人》的朋友,應該會覺得這些文章並非太重要的文章;至少相對於整本雜誌的多樣性呈現來說,讓每個人來挑可能都有不一樣的選擇。但是就短短時間中以清晰的語言轉譯給中文聽眾來說,我必須相當地佩服丁學文先生的語言表達能力。我自己就在想,應該要在下學期的資訊社會學課堂中加入這個部份,請每個同學整理一週資訊社會新聞,介紹給彼此知悉。

Monday, May 05, 2008

講電話

今天跟 Wesley 跟 Arne 都聯絡過了,沒想到 Wesley 已經讀了我寫在 ilyagram 上的初步心得。衛先生說在這次會議之後,他們有一堆美好的想法即將付諸實踐(只是還沒有寫出來)。顯然我會找個時間跟 Wesley 聊聊囉 :) Arne 因為工作太過繁忙,目前還沒有開始想 Open StreetMap 的聚會事宜。我會再寫封 email 跟 Arne 討論。對了,蠻重要的是:要升級 Wordpress 2.5.1 以及 IRC。

對了,今天有個很好笑的詐騙電話打電話來,說我是宜靜,然後給我電話,叫我下班跟她聯絡。我那時候昏昏沉沉的,還努力想了半天到底宜靜是哪個宜靜。後來看著「私人電話」突然頓悟,不過就是個詐欺電話嘛,哈。

暖身的人物速寫

剛剛寫完了一篇〈FREIFUNK 的創辦人 JÜRGEN NEUMANN〉,作為接下來一系列寫作的暖身。一邊寫就想起 interview 他的時候,以及自己交織的過去幾年的記憶。

希望接下來的寫作能夠把一些手感都抓回來,在 radar 上面好好地呈現一個完整的面貌。 :)

Thursday, May 01, 2008

自由網路的真義

昨天晚上 interview Jurgen 的時候,Jurgen 有提到了兩個部份是我認為應該要好好撰寫介紹、跟國內經驗作對話的;一個是他自己發起 freifunk.net (free radio)的心路歷程(以及對 open source 的參與與體會),另外一個是 Druisland 丹麥農村地區無線網路的例子,他用「下巴掉下來了」來表達他自己驚訝的感受。這件事情同時也改變了他以後參與與想像會議的樣子。我於是也更瞭解了,什麼是 WSFII 背後的精神。這就是我問的問題:「到底什麼是建立一個網路社群?」我所認為超基本、很難回答,而我所終於得到的答案。

這我認為應該是放在一個新的雜誌:Radar 當中的重要文章。

Wednesday, April 30, 2008

介紹文化入口網站的順序

今天利用跟田先生 present 的機會,順了一次介紹 culture mondo 的順序。在這裡先記錄下來。我先從 portal 這個已經 expired 的概念開始講,介紹 culture sector 的 catching up;這也就是所謂的 social lag(根據 Clay Shirky 的說法)。我認為這種混雜與生態系統,是這個文化與科技交界領域發展的特色。具體的例子是用 google 搜尋 culture portal 所得到的 8 千多萬筆結果。

然後是各國文化入口網站的情形,以及在加拿大政府 culture.ca 重整的新聞。在這個前言的介紹之後,我介紹了 2003 年前後到現在的兩批參與者;第一批是英國、加拿大、比利時、法國、瑞典;第二批就是台灣、澳洲、墨西哥等各國。我然後介紹了國際指導委員會成員的三種速度,以及根據這種情形的互相幫助、同志情誼。

在介紹完背景之後,我等於也介紹了 Culture Mondo 國際組織本身的歷史。在已經討論很熱烈的情況來看,我直接跳到了 Roundtable 會議所討論的內容(歷次圓桌會議的議程);我並且舉加拿大政府的文化事務邏輯模型(culture affairs logic model)為例,說明了在這樣的會議裡面可以有實務與政策層級的交流在進行。

在這個會議所引起的效應來看,我以 2006 年克羅埃西亞會議所邀請的歐洲各國代表的參與地圖(participants map)為例,說明了這樣的會議所帶來的效應:所影響到的文化入口網站分佈情形。

最後我介紹台灣即將舉辦的時間跟地點,以及需要的跨部會協調狀況。我應該再針對這個議題製作一兩張示意的圖表,讓與會的人能夠清楚知道我們所面對的挑戰與可以的作法。

要跟 Jurgen 談的事情

對台灣整體的回應的看法:III、ASUS、去 ITRI 之後的心得(與印度、非洲等國情形比較)對淡江與元智的想法。

源頭部份,為什麼會選擇在台灣舉辦?Joy 的角色?其他重要的 player 但是沒有出現在台灣的角色?他怎麼看其他與會人的表現?在地的參與者的表現又是什麼?

未來,台灣是否有需要 maintain 一個戰略角色?

這幾天

眼睛太累,決定寫摘要黑話就打道回府,睡覺去也。

田野的討論(謝是否沒有看見茶的象徵?以及是否看見這些經典,都與謝老師相同的觀點?),義大利的可能性,婚姻的討論。撰寫課程的建議:一同閱讀資訊社會學書籍。improv everywhere 的 bestbuy、frozen grand central 案例;Reclaim The Street,連結到 Guy De Bord 與 psychogeography 心理地理學;flickr 社群。初探 social network service(facebook)。同學繳交作業(應該要學賴學長架一個終極版)。竟然現在坐車以經會有自動的休眠 pattern 產生,真是神奇。

與興中一起介紹胡佳《自由城的囚徒》與胡杰《我雖死去》,興中說,這是一個 mafia state,經濟成長不見得會帶來民主。兩片合看後、新義和團運動的深層文化類型與意義於焉成型。胡佳真是一個有創意、大格局、堅持到底的年輕人;當然,他的另一半也是如此的情形。第二部中間,Joy 跟 Jurgen 帶著 Xavier、Fred、Andrew、Walis 等一起到國際藝術村。結束後我們去吃宵夜。Joy 還沒有跟我們說,他們拜訪 ITRI 院長的實際回應情形。

明天的簡報中,應該要簡要介紹 CM 這件事情的歷史、現在情形,未來。

Saturday, April 26, 2008

打破契約的敘事範例

根據 Paul Atkinson 的說法,除了 Robbe-Grillet 之外,我覺得更打破跟讀者契約的小說是:Italo Calvino 的《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If On A Winter's Night, A Traveller)。

小說開始於某個火車站,火車嗚嗚地響,活塞冒出的蒸氣瀰漫著本章的開頭,一團煙霧遮掩了這第一段的一部分。車站的氣味中,夾著一股從咖啡店飄來的香味。有個人正透過霧濛濛的玻璃朝內看,他打開酒吧的玻璃門,裡面也是朦朧一片,彷彿是近視眼,或者眼睛被煤渣刺痛時所看到的景象。這本書的內頁正像是老舊的火車的玻璃,煙塵聚積在字句上,晦暗不清。這是個陰雨的夜晚;有個男子走進酒吧,解開潮濕的外套,一團濕氣包裹著他;汽笛聲沿鐵道逐漸隱沒,舉目所及,但見鐵軌上閃亮著雨水。

上者,不思而行

del.icio.us 還要簡單的 instapaper,比 iGTD 還要容易的 Things

Friday, April 25, 2008

小小的轉變

今天蓄積到不行的相關新聞的鬱悶,終於在晚上讀到一些澄清之後(Beijing has become the guardian of the Chinese brand),相對舒緩許多。想想會感受到鬱悶的人一定不只某些人而已,就覺得多容忍些、多尊重別人的聲音似乎不那麼困難了一些。GlobalandMail.com 的記者:Doug Saunders 在這篇文章中總結地說:

Beijing, in other words, has become the guardian of the Chinese brand, the protector of the Han trademark: Without its dubious leadership, Mr. Wang and many others feel, the overseas Chinese will end up damaging their own hard-earned public image by going even further down the road of ethnic heavy-handedness.

It's a strong belief, and I don't think change will happen in China until someone else can claim ownership of this suddenly valuable brand.

Sunday, April 20, 2008

思緒...之一

胡佳,金燕,達賴喇嘛,西藏,聖火,反藏獨,愛國,漢奸,胡佳。

這是我這一陣子一連串的思考途徑。從在網路上知道胡佳這個人,閱讀他的部落格〈Hu Jia:重归沙场〉,從他們自己拍的影片中知道他跟曾金燕被中國公安軟禁的事情《自由城的囚徒》,看到他怎麼用攝影機在跟國家的暴力對抗。後來發生西藏拉薩的喇嘛抗爭被中共鎮壓,達賴喇嘛正式在國外聲援被壓迫藏人,指稱中國「文化屠殺」。到奧運會聖火傳遞過程被世界各國的人們抗議,在倫敦、巴黎引起各種激烈行動,甚至竟然被中國民眾自己發現,搶奪輪椅聖火傳遞員金晶的人,照片影像竟然跟反對藏獨的人在一起,因此被懷疑中國政府自導自演。從來沒有想到聖火可以變成這樣的一種象徵。在反藏獨的國際示威行動中,中國參與者以愛國之名,侵犯反對壓迫的自己學生的隱私、公佈家人住址讓民眾的暴力直接對呼籲冷靜對話交流的學生家庭發出死亡威脅訊息。中國人選擇用抵制家樂福來表達對法國...沒有保護好聖火的抗議。這些愛國者對愛國的獨占、熱切擁吻,展現在 MSN 壯闊的 I love China 旗海:越多人貼時,就要趕快跟著貼出來;否則你就會面臨同樣的壓力與威脅。

其中每一個點,都可以連到台灣。從國際記者會人們詢問雙 T 的問題,到下下週一晚上,將在台北國際藝術村所放映的紀錄片:〈自由城的囚徒〉。

「與民族主義憤青討論愛國主義」

連岳的第八大洲〈平時噤若寒蟬〉

和民族主义愤青讨论爱国主义是件累人的事,以我的水平劝服不了他们。我不想说那些抵制家乐福的人有多么傻逼,我只是觉得,在这个个性与情感被极度压抑的国度,借爱国主义来完成一次集体的狂欢是件很正常的事,当然,它是恶之源。当年的侵华日军之所以那么残忍,除了本身的民族文化之外,日本军队严苛的制度也是一个原因。当我看到身边一个个平时胆小怕事的同龄人在提到家乐福这三个字时无不大义凛然的样子(我的三个最好的哥们也在其中,我很痛心),我只能无奈的笑笑,继续和他们推杯换盏。他们很普通,不吸毒,不嫖妓,不听摇滚乐,乏味的生活缺乏发泄的渠道,只能虚弱得兴奋着,为京剧贡献新角色:红脸小丑。他们像一群被冷藏多年的木偶,有机会表演的时候就使劲龇牙咧嘴,肚子里的脏话翻江倒海,嘴上异口同声的说:

“同不去,同不去!”

Thursday, April 17, 2008

正名運動:即日起改名為 blog.iSocio.net

剛剛測試 Blogger 的 Custom domain 功能,將原本 mobilya.blogspot.com 指向了 blog.iSocio.net。

所以,現在正式改名叫做 blog.iSocio.net 啦。 :)

Wednesday, April 16, 2008

網路歷史的重要性

剛剛跟 Gordon Cook 聊了一個多小時,談到 David Hughes 的 pix.giph.com、ICANN 裡面的歷史故事、他對數位典藏的建議以及對美國現況的受不了,對 Obama 擔任民主黨代表選上美國總統的強烈渴望。

我感覺到對網路歷史有所認知的重要。

Monday, April 07, 2008

《信》

深夜 2 點寫完田野紀錄、準備要折衣服、晒洗好的床罩與洗碗,等待的空檔經過東野圭吾的《信》,然後就想起遠方的哥哥。

Thursday, April 03, 2008

田野紀錄的「採買清單」

喝著有著咳嗽藥水風味的 7-11 仙草烏龍茶,我在座位上休息。

寫田野日誌真的很辛苦,把所有細節都得一一向想像中的群眾交代出來;走向賣三頓的梅干蓋飯前,我心裡想著溝通真累。解釋事物是為了把事情說得更清楚,但是在今日這個如此分眾的時代,連 IE 6 與 IE 7 看到的事物都未盡相同了( 〈救救設計師!請拋棄Internet Explorer 6〉),更何況要作資訊社會學研究?

所以中午一點半我寫完之後,就不由自主停了下來,發呆亂想著。

昨天晚上討論 Zigbee 的部份有趣,但是不需要記錄下來。昨天下午去看徐文瑞討論 IssueCrawler 的部份還沒有寫。今天晚上見到 Joy 之前,三月多與 Marek 聊的那個晚上也需要紀錄。這中間 Jane 跟 Sebestian 來台灣,以及跟 Kerim 一起製作「Google 大學」、課堂上共同教學介紹 Clay Shirky 的 The Power of Organizing Without Organizations。至少四個中等規模的田野紀錄文件要完成。

原來寒天塊都沈澱在底下。不過,還是一樣的苦。

Thursday, March 13, 2008

資料生命:嚇出一身冷汗

外接硬碟出問題,我傍晚幾乎嚇出一身冷汗,腦中一片空白。既擔心 90G 整理過的資料救不回來,又焦慮是否 PowerBook 主機板 Firewire 損毀、主機板要送修。直到後來筱楓來借他的硬碟跟線、測出是我的 Firewire 火線已經壽終正寢...整個人才鬆了一口氣。

原本沒有好好整理資料時,總以冗餘(redundancy)的生活邏輯去過日子;少了一點什麼、消失了某個東西,反射地就會找到另外的解決方案。一旦認真好好地過生活,反倒生命紀錄消逝的速度卻更是無比的快速。

我記得以前有個廠牌的磁碟片叫做 DataLife,資料生命。關心資料生命永續的學問叫做「長期保存」(long term preservation),思考要保存 200 年以上的資料該如何處理。沒有那樣的商品服務,現在眼前的生命就只能夠看著它們在眼前一點一點地流逝,就像握在手中的沙一樣,從指縫中滑落。

也許,正如謝老師在評論春慧的初始陳述時所說的,遺忘跟記憶其實是一體兩面的事情。那有民族不遺忘自己的過去?問題是有誰、在什麼時候,在什麼情況下你會記起來。

Wednesday, March 05, 2008

片刻

資訊社會學、方法論、方法論討論,昏睡,Free Speech on the Internet。間或參雜的討論:MCC 對於傳統方法無法觸及之社會現實,例如哥大小世界長輩的典範之熱切興趣,W 對於計畫方向初稿的批評,C 和學妹關於網路權力的對話之禪意。在資課堂上討論 Lash,如今在自己試圖撰寫研究陳述的挫折之後,更對他所佔優勢架構論述巨大堡壘的實際意義有所感觸。學妹提到的「防沈迷系統」實在一絕,但是也別忘了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要參考之前的其他治理敘事。Neither sophisticated theory nor high-technology statistics --- not even a wealth of data --- can create significance from a fuzzy research question. 我一直腦海裡閃過這幾個字。

每次我都在想:我自己跟這個學科到底有什麼關係啊?我要往哪裡走下去呢?老梗(也許該叫做濁梗,哈)說,我有漫長的數年可以慢慢地社會(學)化(聽起來很像被時間風化)。也許如此,也許並不是。不過至少昨天 Craft of Inquiry 當中就說到,社會學從一開始就是混雜的(科際整合):想要創造「社會學」這個學科的 Durkheim 當然是,但是 Weber 是法律歷史學者,Marx 是哲學家。

我最喜歡的blog(快速)

Erik 的這個問題彷彿讓我重新想了一遍我的 blog 跟生活。我基本上是個寫字的人,所以在寫作中去穿梭在各式各樣的文字與影像中間,是一個經常的宿命。花在我自己的木板上的時間多,專注欣賞別人的風景時間少。

我發覺我最喜歡的還是朋友的 blog。能夠讓我在心中對話的老友的部落格。我喜歡 kerim keywords 的濃濃美國知識份子風,lukhnos 無所發洩的才氣流盪在 codex formosus 每一個的角落;死頭 desassossego.net 跟 dora Materiality 的每個字可以讓我讀個好幾回。Jerry First Step 生活的認真與 Shop Floor Sociology 的專注與創意。長腳蒼蠅 longleggedfly 太少更新了,是個惜字如金的傢伙 :) 最近剛參與的 cnblog.org 則是讓我可以一次看到一群有類似思考但是在不同角落朋友的風景。

其他的都沒有比較長期的閱讀習慣,也說不上愛恨情仇。這倒讓我發現我真的不是一個太 social 的人,是個有點自閉愛思考的傢伙。網路從 8 年前開始改變了我的生活,雖然說自己的個性是長期的刻劃痕跡,但是也將有機會往更有意思的方向移動吧 :)

Sunday, March 02, 2008

「任天堂把文化翻譯成娛樂」

June 最近每日固定的生活挑戰,包括腦力鍛鍊(Brain Age)、數獨(Sodoku)與瑜伽,都跟 Nitendo DS Lite 有關。按照這一期數位雙週的說法,這是「東京造物學」當中的「文化造物」法則。週四 Chsiao 跟 Schee 我們共同感慨的一句話:「任天堂把文化翻譯成娛樂」,讓我們低迴不已。

商品化意味著有機會脫離原本的概念/實踐脈絡,被「框視」(framing)為新的物件;有著新的意義指標。當強調「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廣播電台還在強調「第一個資料庫電台」,我們何時會有機會看到「台灣文化十景」的文化遊戲?名嘴政論節目延伸出「政治常識軟體」?我們的文化,還在被翻譯成什麼意義?

日本風的週末

週五終於找到時間,去看了 Jerry。聊天分享了許多種種,包括台灣的驕傲 Strida、NDS 典藏與 Jerry 仙台獨眼專題演講的故事。羨慕 Jerry 2006 年在東京有看了伊丹十三 Superwoman!結束之後,帶了《The 有頂天 Hotel》《琳達琳達》(Linda! Linda! Linda!)、跟《新選組!》回家。於是我們的週末,就充滿了濃濃的日本風味了。

以前大學時期,我一向很喜歡日本的青少年題材的電影;尤其是年輕演員的演技、攝影的運鏡美學之外,還可以看到劇本與導演的說故事功力。這次除了 Linda! Linda! Linda! 有強烈的搖滾青春風格之外,其他兩部的主題是編劇:三谷幸喜。先看了有篠原涼子、役所廣司主演的有頂天賀歲大旅館,體會了多線交織的功力,然後是 Linda! 的熱血音樂與青春故事,最後是新選組的大河劇故事。

如果把電影當作一種文化溝通敘事,那麼它所溝通的就在於影像結束時,仍然縈繞在你心頭的聲音與影像。我於是對日本的搖滾樂歷史開始感興趣起來;而日本明治維新時幕府派與倒幕派的戰爭,甚至與台灣的隱約相連,這也讓我低迴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