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7, 2007

週末的片斷

週六帶姪子去了動物園、坐貓空纜車(遇上了一個可愛的新加坡家庭),拜訪了島民工作室,以及去美麗的永康街逛街。對喜好(民族風,for example)感到困惑。以往我所嫻熟的是縮/削減慾望的戰爭機器狀態,面對指令的尚未/如何解除以及慾望的伸展問題。

週日福華珍珠坊與 Eugene 聚餐,接著去探視剛有小baby的元冠與碧瑛(因著新父親的腳軟故事而感動)。因爸爸去探視堂哥未成,所以我再過去看士平哥與嫂嫂;近日聽到最令人震驚的故事是,1957年造成反美示威的「劉自然事件」中的劉自然,竟然是士平哥的親舅舅!大伯、劉自然、白崇禧他們的居所也就在附近。在這個傷痛之後,劉自然遺孀沒有再與士平哥他們聯絡。

晚上教小瑜跳繩,讓他學會如何可以更輕鬆地作原來幾倍的事情。這需要觀察自己、體會跟小小障礙的克服。我覺得有些想法我是受到《東大特訓班》電視佈道大會的啟發 :) 閱讀吳乃德老師論文中的第三章:Creating Political Support Through Leisure Activities(透過休閒活動建立政治支援),也就是救國團的部份。這是我拿到吳老師論文中最有興趣的部份。同時我忍不住打開《尋找蔣經國》當中的第三集:《鐵血蔣經國》與第四集《雙面蔣經國》,想要更瞭解那個時代的背景與湯湘竹的觀察。

個人歷史竟然可以如此與大時代揉和在一起,這應該是我震驚的理由吧。活著,迎接新生命,同時我們內心也不斷的老去,在這些片段裡面斷出新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