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09, 2007

天空變晴朗了

昨天下午在台大開會,跟計畫的同事分享了 Web 2.0 大事編年彙編的構想。我強調這個大事編年彙編的策略性與工具性意義:整理這些資訊,是為了要表達什麼、傳達什麼樣的訊息,這才是最重要的意義。

然後晚上跟著「劉伯溫」了一下,實在還蠻有意思的。我很喜歡這部戲的 casting,總覺得很對。當然不會沒有可以被批評的地方,只是有一些有興致的地方,出乎意料的耐人尋味。

深夜努力與 Chandler 搏鬥,還是無功而返。挫折。面對縝密的全控性書寫,讀者除非安安靜靜遵循作者的安排與設計(這意味著用難以想像的奢華、漫長時間,來處理一整本鉅著),否則很難在遊園大道之外另闢蹊徑,獨力謀生。這樣的作品給一般人往往就是兩個選擇:跟隨、或者全然放棄。然而真正的批判性閱讀,卻是可以找出另外的觀點視角,殺出一條思想上的血路。沒想到那麼快就面臨到這種壓力了:也許是 Parsons 直接影響到的大師,理論功力實在太過體系凜然、滴水不漏。

今天早上寫了一篇〈我的社會為何空蕩如斯?〉,除了謝謝 k 引介進這個測試中的社會網路服務之外,也是希望自己能夠貢獻一些想法給部落格圈,不是光說說一下就消費批判而已。所以當我感覺到一個「空蕩蕩的社會網路服務」時,除了自己還沒有加入任何自己的個人資料,杵在那裡感受一下赤裸的數位自我之外,也想批判地反思為何我會感覺到「空蕩」的感受;社會網路服務到底是什麼。換個角度來看,為什麼社會網路一定要傳達給人熱鬧滾滾的感覺?社會網路能否傳達出空曠、寂寥的感受嗎?年輕人的社會網路、中年人的社會網路、老年人的社會網路,可否有不同的感知介面?我希望國內的團隊能夠走出 XDite 所看到的現象與限制,用自己的努力和獨特的視野,創造出與眾不同、台灣特色的美麗成果。

下午總算抓到一點跟 Chandler 打架的訣竅了。畫的心智圖也多了一些感覺。貨櫃會議讓人振奮,很久沒有開會的想法與創意能夠順利流暢討論的經驗了。大家加油吧。 :)

晚餐感謝李夫人邀約,我們跟她的一位好友,世勳以及阿魁一起度過了一個愉快的週五夜晚。討論著先前看戲的一些感想與建議,大家也各自展開對於這些想法背後的生活經驗與關注脈絡。學到了很多有意思的新知:中國表演相關的欽身體驗、日本美術全球重要地標、台灣日本建築旅遊團蓬勃情形(資訊與農業文化是否也有可能如此?)、劇場的魔鬼場演出問題,還有紙風車的有趣以及日本具備有緊急求救功能的自動販賣機。 J 則分享了我們剪掉有線電視之後、在數位電視頻道所看到的台灣美麗小故事。

深夜走在安靜的巷弄裡,感覺天空,變晴朗了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