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7, 2007

悶與整理儀容

從昏迷中醒來後,我花了三個小時離開新聞。

重新整理 RSS Reader,刪除不看的資料,整理荒煙漫草的 blogger 部落格。心裡面閃過一些疑問:為什麼我們需要去知道美國某個學校的線上畢業同學錄,所搞出來的紛紛擾?

我不知道。

刪除了所有實驗的機器貼文,感覺看到自己了,也清爽多了。只是那當年支持的社會運動彷彿泡影一般,隨著機器貼文的消失、也跟著消失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