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7, 2007

週末的片斷

週六帶姪子去了動物園、坐貓空纜車(遇上了一個可愛的新加坡家庭),拜訪了島民工作室,以及去美麗的永康街逛街。對喜好(民族風,for example)感到困惑。以往我所嫻熟的是縮/削減慾望的戰爭機器狀態,面對指令的尚未/如何解除以及慾望的伸展問題。

週日福華珍珠坊與 Eugene 聚餐,接著去探視剛有小baby的元冠與碧瑛(因著新父親的腳軟故事而感動)。因爸爸去探視堂哥未成,所以我再過去看士平哥與嫂嫂;近日聽到最令人震驚的故事是,1957年造成反美示威的「劉自然事件」中的劉自然,竟然是士平哥的親舅舅!大伯、劉自然、白崇禧他們的居所也就在附近。在這個傷痛之後,劉自然遺孀沒有再與士平哥他們聯絡。

晚上教小瑜跳繩,讓他學會如何可以更輕鬆地作原來幾倍的事情。這需要觀察自己、體會跟小小障礙的克服。我覺得有些想法我是受到《東大特訓班》電視佈道大會的啟發 :) 閱讀吳乃德老師論文中的第三章:Creating Political Support Through Leisure Activities(透過休閒活動建立政治支援),也就是救國團的部份。這是我拿到吳老師論文中最有興趣的部份。同時我忍不住打開《尋找蔣經國》當中的第三集:《鐵血蔣經國》與第四集《雙面蔣經國》,想要更瞭解那個時代的背景與湯湘竹的觀察。

個人歷史竟然可以如此與大時代揉和在一起,這應該是我震驚的理由吧。活著,迎接新生命,同時我們內心也不斷的老去,在這些片段裡面斷出新的可能。

Monday, November 26, 2007

寫作治療

有時候心理的狀態像是被烏雲籠罩一樣,徹底蓋住、一切失去了色彩。尤其是像我這樣認同流動、身處動盪變遷當中的小卒子,雖然自己想要抓住那變遷中的不變,但是卻很難抵擋壓力沈重時存在的晃動。知道自己很慌張,如何咬著牙穩定下來?

經過身旁刻意的變臉同事、已經更改反覆太多次而失去目的的會議、沈重且企圖要把人固定成某種樣態的課程、吸引投入更多時間(就能夠看見正面循環的契機)但是你並沒有更多時間的悲慘事實。選擇生活就是選擇跟這樣的事實站在一起。跟這樣有時閃亮但是憂鬱更多的生活站在一起。

Sunday, November 25, 2007

快轉週末

週四會議,晚上我們去了 R 老師家,享受很久沒有的普洱茶滋味;然後回家工作到深夜。週五會議整天。周五晚上 J 去按摩。週六帶著小姪子去了一趟北投山上、陽明山山坳裡。享受土地的感覺。然後在北投泡湯、殺回市區看 H.T.M.: Hero The Movie。週日凌晨睡前寫完 HERO 的評論(草稿),讀 Morals and Markets。寫 blogblind 的觀察,跟很久不見的 Kerim、tian 講話。家務勞動。看民視台灣演義,紀念陳定南逝世一週年。讀佩瑪.丘卓(Pema Chodron)的《與無常共處》。

根據佛陀的觀察,眾生都受制於三法印:無常、無我、苦或不知足。...第一個印記便是「無常」。沒有一件事是固定不變的,凡事都在改變和飛逝,此乃存在的第一法印。我們不需要變成神秘主義者或者科學家,就能明白這層道理。然而在個人經驗的層次上,我們卻拒絕接受這個基本事實。因為這意味著人生不是依照著我們的旨意而運轉的。這意味著有得必有失。我們不喜歡這個真相。

Thursday, November 22, 2007

精彩的演講與對話、拜訪創意中心

昨天在清華社會所,聆聽所長謝國雄「從勞動研究看台灣社會學發展史」的演講。演講從 70 年代的女工研究講起(我就在心裡想著,不知道有沒有 review 到艾琳達的研究?),談西方與台灣社會學之間的「援引、運用、推新到挑戰」。所長做了很多有用的區分(新要素、新概念與新架構)並且找到對應的範例來作闡述;最終他希望以文化/意義向度深化社會學傳統、以及回歸基本議題,來促成社會學避免被分支化(「分組帶開」)、回歸內部對話、進而與西方平起平坐。清耿提問社會學如何與工業工程(?)的 IE 對話、我詢問是否有知識勞動的研究,並且以這樣的歷史觀點怎麼/是否有可能處理 inter-disciplanary 的問題,李丁讚老師問是否真的能夠「西方個案化、在地普遍化」進而引發「探照燈:如何照?照哪裡?」的討論,吳泉源老師則提出一個「相對主義」(comparativism)的問題意識來避免溝通困境:他舉出在這方面,文化研究可能作的比社會學好,例如 Edward Said 在論述上反思語言等維度、打破歐洲中心的普遍性、或者 STS 中 Bruno Latour 的後結構取徑。謝所長最後的總結是:回歸實踐。高層對話容易過度抽離與迷失,回到實踐層面就可以整合這樣的差異與分歧(這是我的詮釋)。我到社會所聽的第一場這麼多人關注的、精彩的演講與對話。比較詳盡的整理,將整理在「博士班上學去」(ilyagram.blogspot.com)上。

接著去工研院創意中心開會:薛主任帶著幾位重要的同事與我們一起思考合作可能。鄭運鴻與陳建泰提出精確的提問與同理的理解、鄭運鴻批判地理解計畫的策略方向,並且替我們重新整理出一套令人印象深刻、完整的說法;我同時很驚訝他們對數位落差與社會議題的敏感度(流浪教師與農民問題)。李唐君則從音樂角度,提出 Radio France 的整體文化經營來對照我們目前的 web 為主的實踐方式,詢問我們如何看待這樣的落差。最後我們參觀了一下(下班後的)創意中心,也稍微捕捉到他們與 MIT Media Lab 相似的氣息。總結來說,創意中心所具有的潛在能量實在很有意思,如果可以在共同的方向上有所合力,應該會有機會做出一些不會被浪潮淘汰的某些基礎貢獻。

Wednesday, November 21, 2007

往唸書的方向走回去

請假沒有去上 K. Polanyi,一直到昨天晚上 11:56 分按下繳交送出,我才做完這個修改企劃書的艱鉅任務。接著是昏倒睡著。在那之前我邊等待 confirmation email、吃著久違的晚餐,跟 J 看黃明川導演的《袁廣鳴》紀錄片,跟 Thomas 討論 GV 的提問;在那之後,早上起來把心得〈黃明川的《袁廣鳴》〉寫完,回憶了一下《朱教授老闆的暑假作業》,然後整理了公民媒改聯盟對新版通傳法草案的意見與抗議行動。

接下來,就是開始往唸書的方向再度走回去。

Saturday, November 10, 2007

公民眾意院:流浪大學生 vs. 技職生

週末的貨櫃會議裡討論到新鮮人/成為一個人的網路服務,今天便看到公共電視公民眾意院節目的專題:「流浪大學生不如技職生?」表姐上次才跟我討論過姪子選擇高中還是高職的問題,所以我就馬上打電話跟她說,讓他記得去收看這個節目(明天早上10:00-11:00重播)。

裡面「公民的故事」中,有幾段話這位 18 歲年輕人的故事,是我覺得很值得引述的:

「學徒只有幾千塊而已,覺得沒有什麼,以後路還很長呀!那人家可能現在領三四萬,以後如果失業、沒有工作,我一定贏他呀!我要的是那個技術,不是那個錢。」鄭銘煌說。

鄭銘煌高一就開始一關關的考試,先是機車丙級及格,高二汽車丙級及格,高三考到了二級技工跟汽車乙級的證照,更獲得全國汽車修護競賽高中職組的桃園縣冠軍。

「學呀!不是一直學過去式,我們要往未來式走,因為車子是一直淘汰,你一直學那個淘汰的沒有用,要學未來的,甚至先進的,這樣才會有用。」鄭銘煌說。...

「每天就是在那,讓人家感覺就是黑手吧!我也知道修車錢很少,現在很多年輕人都不想做,但是沒有我們來修車,誰要來買車,總該要有我們各行各業吧!不會呀!手髒了,再洗就好了呀!」鄭銘煌說。

英雄不怕出身低,鄭銘煌希望畢業後先當兵,將來開一間自己的汽車修護廠,向年年不斷更新的新車種挑戰!

「等自己實力夠吧!因為開很簡單啦!但是要長久很困難,做某件事情要有那個恆心吧!持續下去才會長久吧!自己努力呀!凡事都要努力。」鄭銘煌說。


對於沒有資源的年輕人,想要藉由大學知識的學習來換取更好的生活品質,當錄取率高達 101%、各科平均個位數也能上大學時,已經再也沒有這樣的故事了。已經選擇大學的人要如何珍惜這樣的時間,在大學的環境中不虛此行;選擇不要走大學的人,路途該如何去規劃,我相信這其中還有很多的問題與挑戰,以及各式各樣的專業者協助發展的空間。我相信我們的社會因此而需要變得更多元、更多樣,需要發展出各種尊重差異的制度與文化。



當每個人都變得更為不同的時候,這個社會需要創造出新的文化,來幫助不同的人們互相合作與溝通。桃園啟英高中汽車科利用中午午休時間,協助同學補強原文能力,最後讓同學能夠直接閱讀原文的修護手冊,正是為了能夠讓這些年輕人能夠挑戰新車、老師/師傅們不會的車、未來的車。我就在想,這些人還會需要別的技術與能力,去作更重要的事情。鼓勵合作的社會,才有辦法讓這個社會的人合起來、面對新的挑戰。

Friday, November 09, 2007

天空變晴朗了

昨天下午在台大開會,跟計畫的同事分享了 Web 2.0 大事編年彙編的構想。我強調這個大事編年彙編的策略性與工具性意義:整理這些資訊,是為了要表達什麼、傳達什麼樣的訊息,這才是最重要的意義。

然後晚上跟著「劉伯溫」了一下,實在還蠻有意思的。我很喜歡這部戲的 casting,總覺得很對。當然不會沒有可以被批評的地方,只是有一些有興致的地方,出乎意料的耐人尋味。

深夜努力與 Chandler 搏鬥,還是無功而返。挫折。面對縝密的全控性書寫,讀者除非安安靜靜遵循作者的安排與設計(這意味著用難以想像的奢華、漫長時間,來處理一整本鉅著),否則很難在遊園大道之外另闢蹊徑,獨力謀生。這樣的作品給一般人往往就是兩個選擇:跟隨、或者全然放棄。然而真正的批判性閱讀,卻是可以找出另外的觀點視角,殺出一條思想上的血路。沒想到那麼快就面臨到這種壓力了:也許是 Parsons 直接影響到的大師,理論功力實在太過體系凜然、滴水不漏。

今天早上寫了一篇〈我的社會為何空蕩如斯?〉,除了謝謝 k 引介進這個測試中的社會網路服務之外,也是希望自己能夠貢獻一些想法給部落格圈,不是光說說一下就消費批判而已。所以當我感覺到一個「空蕩蕩的社會網路服務」時,除了自己還沒有加入任何自己的個人資料,杵在那裡感受一下赤裸的數位自我之外,也想批判地反思為何我會感覺到「空蕩」的感受;社會網路服務到底是什麼。換個角度來看,為什麼社會網路一定要傳達給人熱鬧滾滾的感覺?社會網路能否傳達出空曠、寂寥的感受嗎?年輕人的社會網路、中年人的社會網路、老年人的社會網路,可否有不同的感知介面?我希望國內的團隊能夠走出 XDite 所看到的現象與限制,用自己的努力和獨特的視野,創造出與眾不同、台灣特色的美麗成果。

下午總算抓到一點跟 Chandler 打架的訣竅了。畫的心智圖也多了一些感覺。貨櫃會議讓人振奮,很久沒有開會的想法與創意能夠順利流暢討論的經驗了。大家加油吧。 :)

晚餐感謝李夫人邀約,我們跟她的一位好友,世勳以及阿魁一起度過了一個愉快的週五夜晚。討論著先前看戲的一些感想與建議,大家也各自展開對於這些想法背後的生活經驗與關注脈絡。學到了很多有意思的新知:中國表演相關的欽身體驗、日本美術全球重要地標、台灣日本建築旅遊團蓬勃情形(資訊與農業文化是否也有可能如此?)、劇場的魔鬼場演出問題,還有紙風車的有趣以及日本具備有緊急求救功能的自動販賣機。 J 則分享了我們剪掉有線電視之後、在數位電視頻道所看到的台灣美麗小故事。

深夜走在安靜的巷弄裡,感覺天空,變晴朗了 :)

Thursday, November 08, 2007

下半場計分,部落格整體規劃

與 W 和 N 一起在 J 公司附近吃晚餐;雖然是去接 J 回來,但我也多瞭解他們公司的風格與關心的話題,自己也有頗多的學習。瞭解「不同世界」的存在。整理家務。在昏迷前,努力推進 The Visible Hand 筆記中,引述 Economist 對 A. Chandler Jr. 的評價

J 看完葛林斯班的新書《我們的新世界》The Age of Turbulence : Adventures in a New World) ,看來接下我終於可以享受葛老的傳記了 :)

關於部落格整體規劃,我想把 mobilya 變成我的思想後台、中控中心。ilyagram 是論述、ilyagram@blogger 是讀書筆記、cyberarchiver 是文化專業工作者,而 mobilya 就是我自己。:)

Wednesday, November 07, 2007

上半場日誌

整理 OpenSocial 的中文資訊。開會(整理記錄,Container/Super-application 發想:互動式透明玻璃)。午餐會議 APCM 方向(國際合作架構,已經描繪的地圖)。待聯絡事項。昏迷。Email 處理,整理 Google Reader,整理 Blogger 各部落格。刪除文章,調整版型加入分享元素(明天會議使用)。

今天上半場日誌結束。

悶與整理儀容

從昏迷中醒來後,我花了三個小時離開新聞。

重新整理 RSS Reader,刪除不看的資料,整理荒煙漫草的 blogger 部落格。心裡面閃過一些疑問:為什麼我們需要去知道美國某個學校的線上畢業同學錄,所搞出來的紛紛擾?

我不知道。

刪除了所有實驗的機器貼文,感覺看到自己了,也清爽多了。只是那當年支持的社會運動彷彿泡影一般,隨著機器貼文的消失、也跟著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