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4, 2004

Thursday, December 09, 2004

很想透口氣。這幾天像患了病似地,只想找些人味的東西來看。是周圍所作的事情太過壓抑了吧,還是已經待不太住這理性的空間,想往人文的走廊盡頭躲藏?昨天跟 Fun 聊了一個小時的鹿橋,原本只想寫點自己轉性「溫良恭儉讓」的過程,開開自己玩笑;誰知讀著讀著又走到了樸月細數鹿橋小故事的花園中。讀著又傷起了神來...人文的性,理工的外衣,實在披著有時就真的不是滋味!

早上看著爸媽拎著清潔的用具踏進安養院,心裡實在...很不知道該如何。下車前在車上老爸念著,這車的人情值幾萬?聽來令人瞬間冷了下來,昔日的形象彷彿從背後發聲。說我們年輕人荒唐,跟辦家家酒似地;我心裡真的很想回著說,不是我在辦家家酒啊!不是我啊!但是這聲音也只在心裡發芽,牆外沒有人知曉發生了什麼、又走過了什麼。

冬天的懊悔

不小心殺掉了 iPhoto 裡面 2001 年跟 2002 年的影像檔,心裡面一陣懊惱與不捨。激烈如斯,讓我驚訝。進浴室洗澡,冬天的冷讓我很退縮。我想到秋天的肅殺、冬天的蕭瑟,我的心痛也跟著那逝去的光陰震盪不已。

Friday, December 03, 2004

沒有人優先


artistic political ad
Originally uploaded by Ilya Eric Lee.
優先應該是一種 context 脈絡、上下文的使用。如果你搭鐵達尼號遇上船難要沉船了,大家會說:老弱婦孺優先。如果正常下船,沒有先後順序,那麼當然就是大家都順利下船,沒有人死掉,就沒有人有先後的問題。政治人物在喊出台灣優先的時候,當然也是根據最壞打算、災難法則,如果...,那麼台灣優先。(這裡假設這件事有某種程度的真實性)但是選立委的人,如何去實踐桃園優先呢?



立委應該要折衝協調、進入國會殿堂處理全國性法案。他有沒有可能時時刻刻,以桃園優先呢?恐怕沒有辦法。而且我們可以想像市議員在海報上寫「便當業者優先」,所以可以大方施壓關說沒有任何羞赧。專注在吸收逃債與討債者權益的民意代表,分別會打出「躲債優先」與「討債優先」的大幅海報看板,向民眾、他們的頭家表態效忠。



當然這些跟實質上如何運作,又完全沒有關係啦。大家優先,非洲優先,外籍優先,弱勢優先。網路優先。